那天翻著借回來的親子天下的一篇文章,雖然是寫著夫妻關係,對我們而言轉換成親子的互動,原來我們倆是「週公、週婆」。


「週公」一週出現一次的老公
「季父」季節交替才返家的父親
「三五族」每逢週三和週五返家的竹科人

 隨著孩子長大,不是父母角色的重不重要,而是孩子對於父母存在和需求相對性越來越大,汪培珽說父母的保存期限,只有10年,或許我正在為某各行為解套也說不一定。

通勤婚姻如何維持親密? (節錄一部份)
作者:李宜蓁  出處:親子天下19期

愈來愈多這種被戲稱「週公」、「季父」,或者「三五族」的通勤婚姻,通勤夫妻如何維繫親密關係?通勤者怎樣避免成為「外人」的無奈?

當另一半變「週公」、「季父」

家,按照國語辭典的解釋,意為「眷屬共同生活的場所」。但對許多人來說,這個定義需要重新改寫。

在弘光科技大學老人福利與事業系擔任助理教授的黃玟娟,有個高一的女兒和國三的兒子。自婚後,先生就一直常駐其他縣市上班,平常住在公司的單身宿舍裡,週末才回家。

與家人分隔兩地沒多久,先生感覺不太對勁。他發現在家的母子三人漸漸結為生活共同體,自己卻被排除在外。

於是,他開始非常勤奮的在週間也抽一天回家,回來便接手送兒女去補習、倒垃圾;早上五點起床為家人煎蛋餅、打精力湯,努力要打破「通勤者」與「在家三人組」之間,那層看不見卻可能很巨大的隔閡。

這種婚後夫妻因工作關係分居兩地,隔一段時間才能全家相聚的新家庭模式,已成為現代社會的常態,有人稱之為「通勤婚姻」、「兩地婚姻」,或「分偶家庭」、「候鳥家庭」,尤其在產業技術集中、地區固著性高、全球性的職業類別中(如科技業、教職、公務員、外商公司、貿易公司)特別常見。因此竹科有所謂「三五族」的形容詞(每逢週三和週五返家的竹科人),台商與台幹之間更常自我解嘲為「週公」(一週出現一次的老公)和「季父」(季節交替才返家的父親)。

家,意外成了這群在外工作的新遊牧民族,另一個短暫停留的居所。通勤者對家庭的想像和角色的實踐,像一條細細長長的線,維繫在家庭與工作之間,模糊又飄渺。而通勤者與其配偶、子女間的角色互動隨之重新洗牌,關係的冷熱親疏也得面臨時空的嚴峻考驗。

「回想年輕約會的時候,老覺得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,於是兩人決定結婚吧,延續那種在一起的幸福感。這種「togetherness」(一體感)是大家在婚姻當中追求的。可是大費周章結了婚,卻又不在一起生活,」師大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黃迺毓說,通勤婚姻幾乎違反了大家對婚姻的美好想像。

呂旭立基金會資深諮商心理師林方皓分析,婚姻中有基本的安全感、歸屬感和可近性的需求。身為父母則有一起分擔教養責任、孩子生病要一起送到醫院的基本需求。時空阻隔,勢必影響兩人親密感的建立;兩地家庭讓這些婚姻的本質,一項項被抽出來放大檢視。

通勤者的煎熬和焦慮

專業鋼琴老師張必忻的先生,在中國經營管理顧問公司十年了。先生每隔三週會固定回台兩週,跟其他台商相比,能陪伴家人的時間算是很多、很幸運了。但幾年前張必忻因腹痛緊急就醫,竟是盲腸炎,須馬上住院開刀。先生雖在香港洽公,但無法馬上排開行程飛回台灣,只能拚命的傳簡訊關心病況,躺在病床上的她心裡很不好受。

家住基隆的陳從義(化名)在竹科上班將近十年,前陣子才因大女兒得了敗血症住院,向公司請了五天的照顧假。老婆雖和娘家住得近,急事可有親戚奧援,但最近老三出生後,老婆全職在家照顧三個孩子依舊分身乏術,多有抱怨,只好申請外傭來幫忙。「我跟同事說,看到我請假,千萬不要以為我在家很輕鬆,照顧病中的孩子比上班壓力還要大。」

因為在外工作者大多是父親,這種平日缺席父親,常被以為是自由自在的假性單身漢,讓通勤父親大喊冤枉。

「辛苦工作五天回到家,太太卻說:『你好不容易六、日回來,孩子就多帶一點嘛!』聽到我就火大。她根本不懂我的工作分量與強度比她重多少,我是無奈被迫缺席,對家裡不是不關心!她以為我平常都很輕鬆嗎?」每週往返台北公司和台中家裡的企業主管王佳賢(化名)忍不住搖頭嘆道,平時家裡發生什麼事,夫妻兩人當下若能溝通叫做「交換意見」;但其中一方進度要是落後了好幾天,這些關心就完全變質,成了發牢騷和馬後砲。

「兩人的溝通必須建立在互相了解和支持的基礎上,現在我們好比兩艘軍艦,總是相撞沉船,」王佳賢無奈的說。

留守者的委屈與不平

然而,通勤者也有許多盲點,比如爸爸一回到家很容易以上級指導者的角色看家裡的事,尤其男性特別看重外顯的成就與表現,對孩子教養意見就特別多。但由於通勤者脫離了家庭本有的生活脈絡,用高標準看事情,極易造成夫妻對立。

松德診所諮商心理師林萃芬分析,通勤者要是皺眉頭問一句:「你為什麼沒把孩子帶好?」夫妻絕對吵個沒完。在家留守的配偶除了工作和家務以外,必須把缺席者的親職角色一肩扛起,可以想見平時的親職壓力有多重。但通勤者一回來,不但沒對留守者拍拍背、說聲「辛苦了」,卻急著打翻平時建立的教養準則,「小孩都這麼晚睡嗎?到底有沒有在教他們禮貌啊?」一味的責備與批判,難怪留守者除了滿腹委屈,更有一肚子怒火!

許多通勤夫妻都同意,在家留守者承受的身心壓力比較大,容易報憂不報喜,家裡什麼雞飛狗跳的大小事情全往通勤者身上倒;相對的,通勤者為了不讓家裡擔心,比較傾向報喜不報憂。

黃玟娟在大學的課不算少,一個人要騎車負責接送兒女上下課和上補習班,若沒有夜間部的課也得煮晚飯做家事。有時女兒生病、顧不了弟弟,只好請娘家的父親來幫忙。她脾氣一上來,不管先生正在開會,就飆電話大罵一頓,心裡才稍稍平衡點,「我壓力大時,他真的比較倒楣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ybluee 的頭像
amybluee

歡迎。四位

amyblu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